共享单车革命:百亿资金涌入后它们改变了中国多少?

2017-05-18 21:28 作者:电脑问题网 电脑问题网 浏览:155次
  电脑问题网-电脑问题网 原标题:不到2年,百亿资金涌入,这场颜色战争,改变了中国多少?

  一个充斥着资本、人性、情怀、博弈的创业江湖。

  21点——小蓝单车运营经理史堰中决定把投放自行车的时间提前。之前,小蓝单车和其他共享单车企业投放自行车的时间差不多,都是在凌晨六点钟之前,但最近竞争越来越激烈,抢占地盘的事件时有发生,之前在八王坟客运站就发生过这么一例:由于是热门区域,史堰中要求一线投放人员必须将车投放到位,但摩拜和ofo捷足先登,小蓝的投放人员不管三七二十一,强行投放,将自行车堆放得满地都是。

  当地街道办找小蓝公司谈话,要求他们马上将车辆疏清。

  既要为早高峰做好准备,又要避免和同行发生冲突、引起政府不满,这样一来,投放时间提前就势在必然。史堰中的闹钟一直在逆时针回拨。这天,他决定在晚高峰结束后就进行投放。他通知外包的物流公司,投放时间提前到晚上9点。

  夜色中,150辆电动三轮车迅速开动,满载其上的数千辆小蓝单车,在几个小时内被送到北京街头。其后不久,摩拜和ofo等竞争对手也会跟上步伐,将车辆投放到位。数十万辆共享单车(小蓝给出的数字是15万辆,行业领头羊摩拜和ofo只会更多)隐藏在夜色之中,其中大部分会在早高峰到来时被行色匆匆的上班族打开手机App开锁骑走。小蓝单车北京总经理万瑶说,“像国贸这样的热点区域,早高峰时平均每10秒钟就有一辆车被骑走。”在地铁口停放的数百辆五颜六色的自行车,在半小时内就会被一抢而空。

共享单车革命:百亿资金涌入后它们改变了中国多少?

 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,原本默默无闻的共享单车行业迅速升温,成为炙手可热的“风口”,资本和玩家争相涌入。到今年初,这条赛道上已经拥挤了三四十家企业,积聚了百亿资金。在资本的推动下,各家企业急速扩张,据统计,摩拜和ofo两家领头羊2017年预计投放的单车数量都超过了1000万,而自称市场份额排名第三的小蓝单车(另一家共享单车公司优拜单车也自称行业排名第三)预计投放600万~800万辆单车,整个共享单车行业加起来超过3000万辆。

  共享单车占领街头,最直观的结果,是自行车重新回到了城市居民的生活之中,这就像一场出行方式和城市景观上的“革命”。而这场“革命”的影响范围不仅于此,整个传统自行车产业以及这个产业链上的所有人,不管愿不愿意,都被绑在了共享单车的车轮上。车轮所到之处,必然发生改变。摩的、黑车、三轮、电动自行车等短途交通领域存在了很多年的事物,在共享单车细细车轮的碾压之下,前景都变得不太确定。由于商业模式很大程度上建立在互相信任的基础上,再加上技术尚待完善,共享单车还被视为国民素质的照妖镜,一些人恶意损毁共享单车的行为引发了整个社会范围的声讨和反思。“我们一直不认同把装着一把普通机械锁的单车放到外面去,也不能追溯,这其实挺考验人性的。”优拜单车创始人余熠说。

  不过,共享单车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,还是颜色不够用了——这是一个网络段子。

  在某种程度上,共享单车的红火是网约车商业逻辑的延伸和参与者“继续革命”的结果。网约车和共享单车都贴着共享经济的标签——尽管有人认为,共享单车并不属于共享经济的范畴,在虎嗅网作者李彤看来,这个行业应该叫“时租自行车”才对。两者都属于出行领域,只不过网约车解决的是长距离交通的问题,共享单车则专注于5公里之内的短途交通。而将共享单车送上风口的投资机构,很多都投过网约车公司,ofo的投资人里集结了“滴滴系”,摩拜的投资人也有很多在网约车市场湿过脚。滴滴和Uber的成功,让投资人对摩拜和ofo趋之若鹜,他们鼓吹得如此卖力,以至于引起了“共享单车是资本制造的风口”和“投资人让创始人成为傀儡”的质疑。共享单车接替网约车成为风口,而之前围绕网约车的很多质疑,比如商业模式是否成立和政府监管风险,如今也被拿来拷问共享单车。

  网约车和共享单车的渊源还体现在人员的流动上。摩拜CEO王晓峰以前是Uber上海地区总经理,ofo很多高管也有网约车共事经历,本文一开头提到的史堰中,供职的上一家公司就是一家网约车企业。他不满老东家的懒散气氛,跳槽到小蓝单车。在小蓝的一个多月里,前半个月都是孤军奋战,一个人处理整个北京地区的车辆投放,后来才有了一个三人小团队,忙得“快要飞起来似的”。

  王晓峰称:“我们要琢磨一个过去大家都没想过的盈利模式。”

  史堰中提前到21点的策略收到了效果,蓝色的自行车占据了有利的位置,但冲突并没有消失。不久之前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在朋友圈发了一条视频,内容是一位友商一线运营人员将小蓝单车抛掷到路边。

  竞争永不停息。

  梦想之路

  共享单车这股风,起于胡玮炜。

  晚上9点半,位于麦子店西街的摩拜单车办公室里仍然坐满了人。尽管搬来已经两个多月,上个公司的痕迹还没来得及尽数消除,因为摩拜顾不上装修——在共享单车这个急剧膨胀的行业里,除了发展,把时间用在其他方面似乎都有浪费之嫌。“没有什么东西比时间宝贵,”胡玮炜恨不得把一年当十年用。

  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独家专访时,胡玮炜看上去有点疲惫,她素面朝天——时间宝贵,用来化妆过于奢侈。自从2015年10月份创立摩拜以来,她一直处在焦虑状态。公关之前提到胡玮炜有时开会到凌晨5点,她澄清说也没经常,“没那么变态”。翻她的朋友圈,很多条状态都是凌晨1点之后发的。有一条去年11月凌晨2点15分发的状态,她配的文字说“每次xx老师来探班,我总是没洗脸又没洗头的”。她“自黑”说没洗头已经成了摩拜的一个梗,今年3月她上央视的《朗读者》节目,也是没洗头就去了。但摄影记者提出可以给她P图时,胡玮炜非常坚决地说“不要!”

晒数码

热门排行

最高点击 最高回复 最新
回到顶部